今天是:

陜西省道教協會

劉嗣傳:天助山陽,神隱天竺

時間:2016-08-22    來源:陜西道協網站整理    作者:劉嗣傳

\

          在中華龍脈——秦嶺的分支上,大巴山脊梁上扛著兩根堅強的扁擔,各自挑起華夏道教文化的擔當。武當山是讓秦巴山走向世界的窗口,而天竺山開啟了道教的新時代。緣于終南山與武當山的道脈傳承,我走進了這幾座仙山,虔誠的心感受到神圣威武之山勢帶給我們的——不僅僅是神秘的道教文化,更有生生不息的時代精神。
    山陽天竺山,作為秦楚要塞,締造一個古代天國的傳奇。在峙立于深山的小小廟宇中,今天走出了中華道教文化的大格局。無論是剛剛參加完湖南幕阜山的首屆“國際道教文化前沿論壇”課題,還是馬不停蹄出席溫州東蒙山“新媒體與道教文化發展高峰論壇”所見所聞的呼聲,一系列弘揚優秀傳統文化的大手筆活動,讓我們倍感道教在當代的發展是注重文化戰略的時候了。位于陜西的東南門戶,山陽是終南山巽風起舞的地方;國運昌盛的時代,縱觀中華大地和全球化時代的文化大格局,從遠古的商山四皓到近年的天竺數老,我們歷數商洛道教幾千年風雨,足以彪炳宗教史冊的文化活動非此莫屬——陜西省玄門講經和天竺論道。

一、說不清與天竺山有多深的道緣
    當年我從湖北云游到陜西時,多次經過天竺山的山麓,仰望云霧縈繞的天柱峰,多想化作飛身峰,相伴太白峰,遙與三星峰對飲而歌;惜乎屢次因緣分未到而失之交臂;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帶給了我特殊的情感,行走天竺,自然親和地回來了。走進云蓋觀,真實感受到山中神隱老修行的慈悲:不必說那月亮洞的朝霞,鐵瓦殿的山景,還有葫蘆石的神奇,特別是朝陽洞的風水氣場,令我流連忘返、樂不思蜀。至今回味無窮的是當年出家入道時山上幽居的美妙感覺。下山十幾年徘徊在紅塵的邊緣,回歸這種致虛守靜的心境可遇而不可求;而今我更意識到——出世修行并不遙遠:身邊的道友親人等同瑤池群仙歡聚。此時此刻,何等暢懷!
    回想起三十年前在俗家時,父親講起他的新四軍五師突圍史,讓我銘記了這個神奇的地方。生長于江漢平原的我,向往在這八百里武當山和夢中天國的秦巴山脈。地理和歷史的知識讓我們了解了這個秦楚之交雞犬相聞的地方:秦嶺之南,漢水之北,神仙傳說在民間野史中不絕如縷,兩千多年的道教文化在這里繁衍生息,近代還上演了新四軍紅色革命的突圍壯舉……
   久有凌云志,重上天竺山。身上流淌著新四軍將士血脈的我,于這里蘊含著一份特別的情懷——代表老爸的心愿來看看昔日戰斗的地方。天竺山的地理地貌,山形山勢,掌故傳說,廟宇宮觀,一草一木,雖不能再現往日的歷史,但山上山下道人的虔誠信仰和俗人的熱情真誠,都深深打動了我。今天不再是危機四伏的陰霾天,而是陽光燦爛的新天地。改天換地的大山陽,日新月異的天竺山。更讓我們難以忘懷的是傳承古老文化的遍布在崇山峻嶺間大大小小難以計數的道教廟宇,其規模、數量、建筑格局以及恢復重建狀況都已今非昔比。恢弘大氣的云蓋頂大殿,酷似金碧輝煌的神仙府邸;這個白云仙鶴的家園,古老而嶄新的洞天福地里,花團錦簇、彩旗飄舞,仙樂在云霄回蕩,是在慶祝恢復重建的山陽道觀展現了前所未有的格局:鐵瓦殿風采依然,朝陽洞仙氣不減神威遠播,靈驗之名讓當地信眾頂禮膜拜。從鐵鐘坪走出來的幾代高道大德為振興天竺山道教文化所做的無量功德,終于讓這個子孫叢林走出陜西和中國,走向世界。
   承襲著唐宋遺風,鏈接著明清武當山發脈和終南山地氣,我們在天竺山宮觀瞻仰到殿堂中巍巍屹立的太上道祖和玄武大帝神像。左鄰武當山,右靠終南山,北接西岳華山,天竺山古有“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的詩意路途,今有“水若碧玉山如黛,云彌洞府月滿天”的美麗景致。從羅公隱修到呂仙顯跡,從邵雍易悟到邱門教演,從楊八姐的傳說到法官鎮的武當七星劍,畢竟都是遠逝的歷史。而從當代整理編輯的天竺山宗派譜系,包括已建立的商洛各級道教組織依據歷史和現實整理文獻檔案和出版商洛道教史志,還有山陽道教概覽等文字資料,我們看到了扎根山中的豐富厚實的天竺山道教文化底蘊。在文化和學術傳播越來越迅捷的信息社會中,多視角、多包容乃至多元化而突顯特色才是自己的真實存在。從“天柱”與“天竺”的名稱共用共存,說明文化的包容深受佛教的影響,“僧道關”的地名傳說更能凸顯宗教文化的多元性。今天的陜西旅游文化開發和國學暢行天下,天竺山寫下了嶄新的一頁。
   山陽這塊淳樸信仰的熱土,催生了眾多的玄裔弟子;歷代道人作為廟宇主體的關鍵核心,為天竺山道脈流傳帶來了勃勃生機。前輩張至正、張至蓉;周理貴,張至順;當代余宗來、徐宗常、胡誠林、瞿宗瓊、余誠志等一連串熟悉的道友名字,在深遠的蒼山幽谷之間回蕩不息。可以說:西北的全真叢林,一個子孫廟在當代崛起并逐步擴大影響,非天竺山莫屬。僅從余宗來編著《商洛道教全真龍門宗譜》上清整入譜道士六七百人。當代天竺山走出來的道人,最能體現道教風采:信仰和思想建設、人才數量、道風形象、修持功力、道法技藝、道場規范以及文化交流和社會慈善影響等等。我們如果翻查道教叢林的參學簿,發現云游道友中不乏天竺山的子孫;從當代的媒體資訊報道中,也可以略窺天竺山道教人才風貌的一斑。雖然他們不爭身外之名,但并不影響這個公認的事實。在這里,他們譜寫著商洛道教的當代傳奇:除了讓我深深敬佩的老道長和一個個仙風道格的名字,刻骨銘心的還有他們質樸的修行和在喧囂時代默默的堅守,這種虔誠信仰和齋戒精神一直鼓舞著我們道教修持文化的自覺和傳承。  

二、寫不盡天竺山道教生態情懷
   從清代知縣詩詠“此身不負負山陽,天柱名峰躋未遑”的感慨,我們看到古代儒士“學而優則仕”的追求:一方面有進取功名之心,但更多的是攀登名山絕頂也不敢慢待民眾和不辜負山陽山水的覺悟。我認為這位張調知縣的為人和境界值得稱道。天竺山今天的詩情畫意不減當年。前幾天我們看到的天竺山道教書畫院跟今天的活動一樣,都是挖掘和利用優秀的傳統文化為當代、當地的社會經濟服務之舉措。
   道教在當代的弘揚,個人淺見:重點一是文化,二是信息,三是生態;三方面全面拓展。有人說只要讀通讀懂《道德經》,推廣養生太極拳,還有道教音樂的多種形式足以弘法演教,也有一定道理。就我們今天“天竺山論道”的話題而言,道教“生態論”是需要老調重提的主題。老莊道家智慧的最大貢獻就是生態智慧,我們要繼承老祖宗的生態智慧,就得從當下做起。自然生態維護,由主流政治來倡導不必多說;天竺山的自然原生態旅游也是很好的發展模式。在適度的開發中保護生態,進一步挖掘和利用宗教、生態旅游資源,強大縣域經濟,豐富和提高當地人民群眾的物質及精神生活,服務于社會現實;道不與民爭利,正是我們道教一向的宗旨。
   人文生態,也是在政主教從的中國歷史和現實中不斷演繹。道教本身的文化生態和人才生態,在當今信息時代的宮觀與人才生存狀態下極其重要。特別是人才成長環境和培養后繼人才問題(我一直把這當做人文生態看待),現實不容樂觀:教內后繼人員不足,全真道的青年一代恐有斷層之險。在廟多人少的整體形勢下,高層次的優秀弘道人才少之又少,經過多年的呼吁后不斷培養,不斷流失,形成三十年的惡性循環。如果按我的思路來講,道教人才和主要教義思想體系不明確,組成道教人文生態的主要元素不健全,直接限制影響整個道教體系的發展。如果再一味拖延下去,我們將被時代邊緣化甚至淘汰。
   徜徉在美麗的山水間,問道于神奇的天竺山。我們想起任法融老會長的殷重叮嚀,想起了不久前嶗山論道的話題——道教文化在當代的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 “莊嚴鐵瓦聞猶在,蒼翠虬松想未荒”,看到這郁郁蔥蔥的山林,品味這“道觀煙云自吐吞”的景致,想起“傳教云游留天柱”的心愿,拙口難說、畫筆難描天竺情懷。
   在當代既要金山銀山,也要綠水青山的發展理念下,美麗富饒的天竺山在科學發展觀的正確指導下,繼續進一步開發綠色旅游、宗教養生休閑,挖掘箭竹、中藥等相關產業;而作為淵源深遠的道教仙山,天竺玄裔弟子如何薪火相傳綿延兩千多年的商洛道脈?新時代信息化浪潮席卷天下,閱盡滄桑的內地道教是固步自封抑或與時俱進?這不僅是天竺山所面臨的重大課題,更是整個中華道教傳承與發展必須予以高度重視的當務之急。

三、走不完的天竺山道教修行之路
   素以清修、行持而聞名全國玄門的山陽道教天竺山人,堪稱我們當代道教徒學習的楷模:我們既見證了當代奇跡——百歲高道張至順的金丹功法(現依舊在網絡、信眾及內丹修練愛好者中流行),也在叢林常住和尋訪中考量過天竺山的同修道友。在當代全真派同修的行持風范上,天竺山人傳承了純樸正信的道風:清心寡欲,素食持齋,守戒葆真(有口皆碑得到公認)。詮釋當代全真教的新意——全功全行、真功真行,啟迪我們整個道教界,以警醒而不忘初心。
   當下諸多社會病引發人們養生健身需求,也越來越受到全社會的重視;作為道教內丹修持功法的副產品,道教諸如太極拳類的養生功法日益受到青睞。天竺山道教跟全國道教界一樣,利用道教優秀的傳統養生文化來造福信眾人群,成為我們社會服務的主要方向。天竺山道人傳承的“小煉形”“接命添油法”還有十二段錦等諸多養生健身方法,已在教徒和信眾中流傳。我們面對內丹功法的簡化推廣,內丹功法的心理調控和信仰神力的心理慰藉,意念力的科學驗證等等,我們要用自身的學修來完善我們的弘法闡教之法門,以傳揚道教正統的健身養生文化,用道德自律和功法實證來向社會展示道教的內丹學說。讓我們同天竺山道教人一起,攜起手來用修行和實證來回答和解決道教當代發展的諸多問題。沿著我們共同信仰的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仙學之路,一路高歌、行走下去。

(本文是劉嗣傳道長在陜西省道教第四屆玄門講經暨天竺論道上的發言)

作者簡介:劉嗣傳,出生荊楚地,出家武當山,學道九宮山,訪道終南山,常住樓觀臺,進修于京城;經陜西省道協推薦于廣東江門新會紫云觀主持道場。 道教全真武當傳人,現任廣東省道教協會副會長,廣東省江門市道教協會會長。

快乐彩12选5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