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陜西省道教協會

陜西隴縣龍門洞原監院閻崇德道長

時間:2019-11-08    來源:道教之音    

        閻崇德道長(1898年—1971年),陜西省寶雞縣人。民國七年,(1918年)因妻亡己病,棄家求道,游棲隴縣藥王洞(系龍門洞下院),受龍門派嗣師鄭信元道長引度,皈依全真龍門派。閻崇德道長天賦慧敏,參通道德,涉獵諸子百家與四書五經,過目成誦,臨難不亂,頗能前知,如道場常有巖石下落,廟房倒塌,他皆能預測防范,使人有備,免于災難,修持嚴謹,自奉儉樸,思維敏捷,性直口爽,且語言洪亮,故有“瘋子”之綽號。
       
民國十四年(1925)后,閻崇德道長游訪北京白云觀、西安八仙宮等地名山道觀,曾居陜南漢中留壩縣張良廟(十方叢林)擔任賬房。他研習道教經典,交游廣泛,在隴東、關中道教界享有極高的威信,亦有較大的影響。民國二十六(1937)復返龍門洞,繼馮高德道長擔任監院,并先后擔任隴縣藥王洞、火燒寨等處住持30多年,直至臨終。
     
閻崇德道長出身貧苦,思想進步,同情革命:信仰虔誠,處人和善,愛老憐貧。抗日戰爭時期,閻道長在龍門洞數次建醮祈禱和平,追薦抗日陣亡將士。1945年,他親自當眾焚毀了道院多年出租田地的契約賬單,并舍平地數十畝于貧苦百姓耕種,施糧米百畝擔賑濟孤寒,廢除了道院對附近農民的剝削關系。1943年起,他多次利用龍門洞有利條件掩護地下黨員避難脫險。中共隴東地下黨負責人李義祥、張可夫等常與閻往來。1947年,地下黨員潘自力因受國民黨追捕,來龍門洞避難,被閻道長以道人身份予以掩護,臨行時,閻道長給其銀元作為盤纏。不久就被人告密,同年7月23日,國民黨隴縣公安局長帶領40余人,持槍荷彈對龍門洞進行了搜查,一無所獲后,欲逮捕閻崇德與數名道士,閻道長即大怒,痛罵道:“我把你們這些吃得紅眼了的吃廟賊,龍門洞有什么事,我是當家的,要殺要砍,有我閻崇德一人承當,何以累及他人?”來人無奈,只得帶了閻崇德一人關押于隴縣看守所,月余后又押解西安監獄。在獄中,閻被審訊40多次,嚴刑拷打,坐老虎凳,備受折磨,直至解放后還雙腿行動不便。但他意志堅定,閉口不言,未漏一點真情。國民黨省黨部及軍統人員在口供俱無的情況下,只能將其以“通匪”之名看押。后經西安八仙庵監院邱明中道長(邱原系黃埔軍校畢業生,曾任蔣介石近侍衛數年,后調軍統局任特務營長,熊為其部下。抗戰時,邱因不滿蔣之逆行,憤而出家)與當時的陜西省省長熊斌多次交涉,并以八仙庵3000萬元(舊幣)作期,于同年臘月十三日將閻崇德保釋出監獄。先后共被關押140天。獲釋后,閻道長乞化于太白山中,1949年返龍門洞復任監院。閻崇德將追求道行圓滿作為自己修行的目標,常對人講:“道士不能輕易自稱‘我是道士’,只能說是出家人。而所謂道士者,道德之士也,或有道之士也。”
       解放后,閻道長堅決擁護共產黨的領導,認真貫徹黨的宗教政策,為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熱情服務。土改中,他積極響應黨的號召,主動獻出廟產土地,分給貧苦農民。鎮反中,他帶領公安人員捕捉暗藏在道教內的“一貫道”頭子。1950年春,他又拿出龍門洞2000斤糧食發給農民度荒。1952年,抗美援朝中,他捐款50萬元(舊幣)支援前線。合作化運動中,他說服教徒入社,并自愿擔任會計,積極工作,拿出廟產、耕畜糧食支持集體生產,救濟困難群眾。“文化大革民”中,黨的宗教政策受到破壞,道觀廟宇被砸,閻道長特別對打毀神像十分不滿,被群眾一度以“牛鬼蛇神”對待,讓其與“四類分子”一起接受批判,并令其參加修路等勞動改造。
       閻崇德道長終生從道,其善行義舉受到了黨和人民政府的肯定。解放后,他曾歷任縣人委委員、縣人民代表、縣政協常委、省人民代表和全國道教協會理事。1957年,參加中國道教協會成立大會,并受到朱德委員長的接見。1971年冬,閻道長羽化于龍門洞莊房(三元宮),葬于龍門洞墳塋,終年73歲。
 
(渭水之陽根據《陜西省志-宗教志》及網絡資料整理  來源:道教之音)
快乐彩12选5中奖规则